欢迎来到EDA中国!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行业资讯

华为看不见的长征

发布时间: 2012-06-30 09:59:36     来源: EDA中国

华为看不见的长征

华为的成长已经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近日英国媒体《经济学人》发表长篇文章,分析华为面临的挑战,以下是文章全文:

  “华为的危机、下滑甚至破产就要来了,我们现在是在春天,但离冬天并不远,不要忘记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启航的。”很少有企业老板像华为的任正非一样危言耸听,他是在2000年时技术行业泡沫达到顶峰时发表上述言论的。他担心他恐惧的事情突破爆发,毁掉他创建的公司。

  美国市场封锁华为

  但华为迅速恢复,并在2010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年销售额达到280亿美元,离第一名的年销售额300亿美元的爱立信相差不远。今年,有着11万员工的华为,很有可能追上爱立信。

  但对任正非来说,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十年,华为不仅想成为一家技术领先者,还想成为一家年营收1000亿美元,和思科、惠普、IBM等西方IT巨头并头竞争的企业。

  不管这家中国最闪亮的技术之星所谓的转型包括多少含义,它都将是一个测试,测试中国企业是否准备好加入西方世界的游戏,树立全球品牌的竞争,这也会测试西方世界能在多大程度上让一个大型的中国玩家加入游戏中来,而这一点对华为来说将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问题。

  问一问华盛顿的任意一名政客,关于华为以及华为未来加入西方游戏竞争的机会,他都会将其描述为一个阴险的组织:一家可能由中国军方运营的企业,不尊重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产品受到中国发展银行的低息贷款补贴,而最糟糕的是,任正非曾服役于人民解放军。

  不管在美国投资了多少,进行了多少次游说,有关华为由一家前解放军官创立,中国利用其设备进行监听甚至远程控制等传言一直困扰着华为。结果就是,华为被继续阻挡在美国电信市场的边缘。


  去年11月,美国第三大移动电信运营商Sprint Nextel已经考虑和华为签署数十亿美元的合同时,Sprint Nextel的老板接到了华盛顿打来的一通电话,最终Sprint选择了其他供应商。

  今年2月,美国政府又迫使华为放弃一桩很小型的收购,即200万美元收购破产企业3Leaf。

  深圳本部印象

  华为的大本营设在深圳,虽然紧临香港,却有着一个完全不同的形象。多层玻璃建筑物是有可能设在硅谷的,电梯里多张疲倦的面容让人想起已工作了很长时间,办公桌旁边的铺盖卷可以用来小睡一会,而不是整夜劳作。大本营可说是成千上万名工程师的塔,在华为炫目的展览中心,工程师们的努力受到大家的钦佩。

  华为首先提出的SingleRAN,一种可集成多个不同无线技术标准的解决方案,还有首先制成的便于使用的数据卡,可用于笔记本的无线连接。

  但是,和硅谷相反的是,华为巨大的食堂看不到有人携带笔记本,将电脑带离办公桌意味着要经历非常讨厌的安全程序,这是为了预防信息以某种方式到了同城对手中兴的手中,华为近期刚刚起诉中兴侵犯了自己的专利和商标等。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曾表示,公司拥有的知识产权可以防卫任何一家西方技术公司。

  截至2010年底,华为已拥有近18000项专利,其中海外有3000项。

不过关于华为的其他质疑就很难安抚下来,放弃3Leaf收购以后,在华为递交给美国政府的一封公开信中,其公司副董事长、华为公司美国董事长胡厚昆(Ken Hu)承认,有些客户确实受益于中国银行的贷款,但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华为为消除安全顾虑,允许客户和政府检查其设备,但这些举措在美国市场并不奏效,不过却被英国市场接受。去年11月,华为在英国设立“网络安全认证中心”,对外开放设备的测试,以此显示其满足安全标准。

  不过,某种程度上,仍然能够感觉到华为是中国共产党的企业版本,任正非是一位具有超凡魅力的领导人,他生于1944年,父母都是老师,他在加入解放军以前学过土木工程。1987年,在解放军解散工程师军团后,任正非以自有财产2.1万元(当时为4400美元)创立了华为。最初,他从香港进口电话交换设备,后来决定生产自己的产品,并将10%的营收投入研发。

  任正非的使命是帮助中国开发自己的电信技术(华为意为“中国可以”和“杰出行动”)。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刘胜军认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任正非从毛主席身上学了很多,“农村包围城市”就是他的商业策略之一。在发现向沿海大城市的运营商(这里市场主要由国有、外资设备厂商主宰)出售产品较难时,华为选择从地方省市入手。

  有着技术先进、价格较低的设备,军人作风一般的销售人员,华为迅速说服了地方运营商购买自己的产品,然后从地方慢慢扩大。

  华为在海外也套用了这项策略。比如说在欧洲市场,俄罗斯政府是其第一个客户,东欧紧随其后,一些现金紧张的运营商非常欢迎有一家厂商能够为其节省至少25%的成本,而在非洲,如果没有华为低价但质量良好的设备,其移动通信奇迹就不会这么快发生。

  任正非从毛主席身上学到的另一项策略则是思想教育。早些前,他还让员工唱革命歌曲,即使今天,每年数千名新人会到总部接受六个月的培训,其中包括两周的文化介绍,这些新华为人被期望尽快接受“狼的精神”,据称这种精神已推动华为不断前进。

  服务领域成为重大挑战

  不止一两个方面上,华为区别于其他中国公司,它避开了投机性的投资以及股票市场,华为将客户视为第一位,和网络运营商一起开发新产品。而且任正非也不愿意请外国专家帮忙,不过在1990年间的一次访美后,任正非决定引入一种更好的管理系统,并将营收的3%用来向IBM等西方企业购买建议。

  在欧洲,华为毫无疑问已经攻入城市,五月份,华为赢得了巴西Everything Everywhere的首个移动网络设备合同,Everything Everywhere是Orange与T-Mobile的合资公司。野村证券的科技行业分析师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预测,无线网络市场可能很快会成为两家企业的竞争地:一家技术领先者爱立信,一家成本领先者华为。他说:“运营商们需要一个成本领先者使爱立信实诚点。”

  但这对现年66岁的任正非来说,在交出指挥棒之前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市场研究公司Infonetics Research分析师史蒂法纳•泰拉尔(Stéphane Téral)指出,即使没有各种各样的海外阻碍,保持华为以往快速增长的势头已是公司最大的挑战和压力。

  原因在于电信设备市场正在变化,近几年来,大部分投资已经花在了网络建设上,特别是无线一块,在这一领域,华为也已经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即设计精良但价格低廉的设备。现在越来越多的,在大部分IT市场,资金都投入到了软件和服务上。对爱立信来说,服务已经贡献了三分之一的营收。

  柏亚天咨询管理公司(PRTM)顾问丹•贺斯(Dan Hays)表示,对华为来说,追赶软件和服务相比追赶硬件要难得多,语言和文化差异在理解国外客户的需求时会造成两大障碍。一家像华为这样高度纪律性、等级严密的企业可能在优化、技术集成上非常擅长,但提供高端服务、编写尖端软件上就不会那么在行了。

  需要更多透露度

  巨大的文化障碍也会影响华为继续增长,至少在西方市场是这样,其他影响还包括透明度的缺乏。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教授、《Run of the Red Queen》一书的联合作者Dan Breznitz认为,在客户越来越依赖厂商时,他们就想知道有关厂商内部运作的很多事情,不过想要了解华为,就有点像观察梵蒂冈了(C114注:Vatican-watching,相当于观察冷战时期的克里姆林宫,形容很难了解。)

  谁真正控制华为仍然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华为公司称任正非仅有1.42%的股权,其他都分散在华为员工手中,华为人拥有公司,他们合伙经营、共同投资,有一个选举出来的委员会,但华为并没有公开这个团体,也没有透露谁来领导。有人说权力真正掌握在任正非的家族,也有人说其实是由共产党的“影子内阁”掌控。

  而最大的神秘仍然是任正非本人,他肯定是技术世界里最避世隐居的老板,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一次新闻采访,展示过他伟大的自我修炼。而华为发布过的最详细的有关他的个人档案也只有200个字,在那封递交给美国政府的公开信上。

  华为已经开始处理策略和文化两个问题,策略方面,华为希望进入企业市场,向企业客户出售网络设备及各种类型的硬件。华为新设立的企业部门总裁徐文伟(William Xu)表示,公司正在快速转型,计划到2011年招聘1万员工。

  企业转型

  华为同时计划在基于云计算服务的数据中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如果想要在智能手机方面取得成功,华为也完全可以变成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华为终端设备部门首席市场运营官Victor Xu表示,华为将提供自70美元至200美元间(黄金系列)产品,他说,华为希望到2013年跻身全球前五大手机厂商。

  这些举动都将有助于增加华为的优势,但改变自己的文化可能就要困难一些,和竞争对手一样,华为已在全球部署了研究基地,目前全球有20个研发中心,华为也雇佣了很多西方人,特别是其服务部门,但深圳仍然是华为世界的中心,那里外国人仅占很少数,更没有外国人进入中心管理层这块圣地。

  最重要的是,华为想要变得更透明一些的努力目标并不太远,今年四月份发布的年报,由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审计,首次将公司高管列出并附有简短介绍。不过介绍里没有提及任正非的女儿以及他的一位兄弟,不过华为随后确认,并补充了两位高管的信息。

  这些只是需要做的事情当中的一部分,截至目前,任正非的继位者也是受关注的问题,华为在这一点上似乎有些倒退。很多行业观察者预计其核心管理层中的一些人会接过指挥棒,很有可能是孙亚芳,目前她是公司董事长。不过去年10月份,有报道称,任正非试图提升家庭成员,已经计划让他的儿子任平继位。华为新闻发言人否认以上所有的传闻,但在中国,这些传言并不是首次抛给大众试探反应。

  有一个举措可能会让华为真正走向透明化,就是将华为的一部分上市,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华为的解释是,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可能会让管理层分心,也会限制公司的决策自由度。北京的BDA咨询公司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事实上,正是华为至今没有上市才让各种猜测滋长。”

  华为未来有两条路:保留中国文化的中国公司,未来还有可能家族化,但在面临与西方巨头的竞争时,这样可没什么帮助。另外一条路是,华为需要变成一个更少神秘的企业,这是任正非所希望的,当然这一点未来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跋涉。

关键字 : 华为 
获取帮助